氦氖氩氪氙氡?

点开↓
这里老谁(???),一只急需动(评)力(论)的咸鱼!
文画混更喔

不知不觉两百粉!谢谢各位的支持!
放出来我的一个自创au
flowertale(注意是tale)
*好长时间不逛ut圈子我也不知道有没有重名撞梗之类的如果有请各位尽快指出我会撤回修改👌
flowertale是一个植物魔法的故事!魔法!
如果没撞梗的话之后我会找出空闲发出剩余人设和主线剧情!
爱泥萌!

用0.5的笔一点一点涂的。。。。。滤镜花了一百块✔

SF 奶油糖的故事(11)

搞事是会付出代价的。

sans×frisk♂

chara回归!这章最后我会说明这个梗的设定的!!!

番外你们都看过了么嘿嘿嘿嘿(痴汉笑,没看过的快去看!),看过了的话你们就知道sans这货对frisk想的事有多......咳!看文看文!

“chara!!!”

frisk惊讶地看着身边的幽灵,一时间不知道是要开心还是要生气。

“你这......混蛋......又跑哪去了!!!”

chara无法触碰到frisk,只能是象征性的抬手拍拍他的后背以示安慰。

“啊,这个我也不想的,发生了一些事情......”chara苦恼地抓了抓脑袋“因为我的灵魂不在我的手上,所以有时候会有突发情况。”

“时机到了之后我会告诉你的。现在你得重新启动电源,然后坐电梯离开这里。”

frisk从地上站起来,掸了掸衣服上的尘土,和chara走出了电梯。

这看起来是个地下室,而且是标准的那种会出现神奇生物的地下室。

“哦我的妈这都什么玩意儿啊,怎么这么黑!我都快有有幽闭恐惧症了啊!”frisk显然不喜欢这里(换谁都不喜欢好伐?!),下意识的想要抓住chara的手......

场面一度尴尬。

“哈哈哈frisk你是害怕了吗我记得你小时候挺胆大的啊哈哈哈哈哈嗝。”

frisk干脆不理chara直接往前走。

你在这样迟早会失去我的。

而且劳资都见过会说话的魔法馒头了劳资还怕啥。

一人一幽灵慢慢的走到了下一个房间,在极其显眼的地方,有一扇门,上面有四种颜色的灯,只是没有亮着。

这种套路我是明白的。

frisk和chara先去了左边,几个手术台放在那里,而且看起来粘糊糊的。他们直接绕过了手术台,前面是三个洗手池。

我跟你讲要不是我手欠我能在这里卡一年。

frisk作死把水龙头都打开了。

哦你奶奶的。

一个,不,应该是一坨白色的半液体从水龙头里慢慢流出来,然后,变成了,一只,怪物?

妈卖批的这是啥。

“诶呀我的妈这什么玩意儿啊?!”frisk一边躲避着白色怪物的攻击,一边问chara。

“你可真能作死,佩服佩服。”chara看戏一样在旁边火上浇油。

你完了我告诉你。

frisk把不停发出杂音的手机收起来,躲过了记忆之首的两次攻击,目送它们离开之后,抬起脚就是一巴掌。

“啊啊啊我错了你冷静!!!啊啊啊啊啊!!!”frisk捏着chara的脸,“我还以为你那里都碰不到啊,嗯?!你弟都快要挂了你还在一旁搞事?!”

没办法碰到frisk的chara只能任frisk宰割。

“呃啊我错了还不行吗我错了我都是个死人了你都要打我我委屈啊......”

你委屈个毛。

frisk松开了蹂躏chara的手,捡起了落在洗手池里的红色钥匙。

等把红色钥匙嵌入接口时,上面的灯管亮了起来。

“哇老弟你好棒棒啊!”chara想要讨好一下被自己得罪的frisk,但是收到的只是frisk的一个大白眼。“你就别逗了是个人都能想出来。”

但是chara还是眼尖地看到了frisk翘起的嘴角。

吼。

当他们走进那扇被红色钥匙启动的门时,气氛开始变得越来越诡异。似乎总是有什么东西在看着他们。

哦我还是觉得魔法馒头更好一点。

frisk慢慢地走过一张张床,而当他看到最靠边的那一张时,猛的掀开了上面的被子。

被子下面是一把黄色的钥匙,frisk把钥匙捡起来,“我还以为是什么吓人的东西。”

“以为是什么吓人的东西你还就直接掀开被子看。”chara继续补刀。

这才是亲哥,懂吗,亲哥!

frisk懒得跟chara较劲,他现在只想马上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毕竟这里真的很令人不舒服,感觉多呆一秒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他们先是来到左边的走廊,在他们的右边,是一盆盆金色的花,但是这些花朵全部都失去了该有的鲜艳,只在左侧的镜子中倒映出了暗色的影子。

气氛越来越令人不安,frisk加紧了脚步。

“叮!!!”

突然,frisk的头上冒出了一个叹号。

喔mmp的。

一只看起来怪异极了的鸟形怪物从叹号里冒了出来,它不停的伸长和收回自己的脖子,那几乎占据了它整张脸的巨大眼睛不停的眨动着。

等下我好像从哪里见过你。

巨大的眼睛,从身边飞过的虫子,以及......

“似乎是!!!”frisk猛的明白了过来,他可以在眼前的怪物上看到它们的影子。

迷惑,祈祷,挑衅。(我打的时候都是这么个顺序)

死神鸟终于平静了下来。

然后,把自己压缩成了一个片片,原地消失了。

妈耶你真棒!

你让我想起了在腿精度假村被我同样压成片片的肉桂兔包。

frisk无法停止自己的脑补,一时感觉这里好像也没有那么恐怖了。

(不明真相的吃瓜chara。)

frisk原路返回,想要先看看其他的地方,但是他马上就后悔了。

当他回到那摆着很多床的大房间时,不知是错觉还是......?

刚才那个床上的被子是不是动了?

frisk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那张藏着黄色钥匙的床,被子被自己掀起来了,但是刚才,它好像是自己又回去了?!

啊吓人。

OK那么解释一下chara为啥突然消失,大宝贝儿们注意过没,在真实验室里重启电源的那个地方,也就是艾菲斯阻止融合怪那里,机器上有一个灵魂形状的东西,是暗红色的,B站上有人说这其实是chara的灵魂,chara死后灵魂确实是遗失了。所以这是一种猜想,整个真实验室的动力是由chara的灵魂来提供的,之前chara突然消失是因为真实验室的动力启动了,他就无法维持幽灵形态,所以在frisk身边突然消失。

还有对于尘埃那个坑murder不让组cp,科科,我只能这么说吧,underfell的官方也不让r18的,so......

哈哈哈不让就不让呗反正你爽我爽大家爽就好。😂

很久没更文笔更烂了。

想吃scp基金会。

SF 尘埃(1)

是的这是一个新的坑

murder×frisk♂

有小天使说这对cp是有增根......呸是无解的,但是窝摁不住自己的手啊!窝!要!挑!战!自!窝!

为了让剧情发展下去而不是frisk一上来就被murder拍死ooc是一定会有的。

设定......去看窝那个新坑计划吧。

放心会有甜饼的。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窝不相信papyrus小天使是坏的!!!他被亲哥弄死窝也不信!!!他还被亲哥幻想成一个在一旁伤口撒盐趁火打劫过河拆桥煽风点火的幽灵窝也不信!)

第一章先试着写写吧。

“咚!”

有什么东西从上面坠落。

一个人类的少年从金色花丛里坐了起来,他看起来很是失望。

为什么呢?

不远处的小花,舒展了一下它同样也是金色的花瓣。

当少年走过来看到它的时候,惊讶的情绪也只是一瞬,似乎是已经预料到它会出现在这里。

被封印在地底下的怪物。

“你好啊,我是小花。如你所见,我是一只怪物,而作为人类的你,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哦~”

它露出了很久都没有展现过的笑脸,用欢快的语气和少年打着招呼。

“除非你是想要寻死的话。”

小花恐吓着面前的少年,企图让他回心转意。

“我就是想要死。”

“为什么?”小花呆住了。

“我想要活下去,但是,其他人都希望我尽快去死。”

“为什么要让你去死你就真的要去死啊?!”无法抑制住的情绪。

“因为我的能力对于他们来说我是一个危险的‘异类’。”少年平静地回答“我可以‘重置’这个世界。”

那是可是我一直渴求着的能力。

“可......这不是想要死的理由,要知道,在地下,我每天都只想着怎么活下去啊......”痛苦的回忆如潮水般涌来,每一只怪物被残杀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你的名字是什么?”

“frisk。”

仿佛抓住了一丝希望一般,小花向frisk伸出了一片叶子“那么,frisk,和我做个朋友吧。”

frisk犹豫了一下,还是握住了小花的叶子。

“那么,作为你的新朋友,我有必要向你讲述这充满了绝望的地底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很久以前,怪物在那场战争之后被封印在了地底下。在那之后曾经也有像你一样的人类孩子掉落到了地底下。”

“第一个掉落下来的人类孩子和怪物国王的儿子成为了朋友,而那个孩子也被国王和王后当成自己的亲生子女一般对待。”

“可是......不久之后,那个人类病死了,王子为了完成他的遗愿,吸收了他的灵魂,穿过了结界,带着那个人类的尸体,来到他故乡村庄广场上的金色花丛旁。”

“王子被人类发现了,人类用尽所能地攻击他。但是王子没有回手,他回到了地下,在城堡的花园中化成了一片尘埃。”

“整个王国都十分悲伤,国王和王后在一夜之间失去了两个孩子。”

“从那以后,国王开始杀掉所有掉落下地底的人类,只要拥有七个人类的灵魂,就可以摧毁结界。”

“当从那之后的第七个人类掉落下来。”

“那个人类开始屠杀所有的怪物,一个都不放过,他过于强大,几乎没有一只怪物能够阻止他。”

“除了sans。”

“sans是个骷髅,看起来只是一只普通的怪物,但是......他真的很强。”

“sans也阻止过那个人类。”

“然后......”

“噩梦开始了。”

“我发现那个人类也拥有‘重置’这种能力。”

“他把所有怪物全部杀掉之后,重置。”

“一次又一次......太可怕了......每一天的地下都笼罩着死亡的阴影。”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觉,我在他身上看到了第一个掉下来的人类的影子。”

“sans想要阻止那个人类,但是他无法战胜‘重置’。”

“记不清是那个人类的第几次重置,也许已经有上百次了,sans明白了一件事。”

“他只有1Lv。”

“什么是Lv?那是一个缩写,它的全称是Level of violence,意思是暴力指数”

“而想要获得Lv,首先需要exp,什么是exp,这也是一个缩写,它的全称是Execution points,意思是处决点数。”

“exp可以通过杀掉其他的怪物获得,有了足够的exp,你的love就会上升。杀得越多,就会使你越来越强大,同时,你也会偏离自己的本心。那个人类的屠杀使他越来越强大,所以......”

“sans决定要获得Lv来阻止他。”

“最后,他成为了另外一个屠杀者。”

“他杀死了所有怪物,最后一个倒霉蛋,是他的亲弟弟。”

“我曾经偷偷看到过他一个人对着空气自言自语,那神态就好像他的弟弟就在他的旁边一样。”

“sans彻底疯了。”

“更可怕的是,那个人类的每次重置在sans杀掉他的弟弟之后对他失效了,重置无法抹除sans的记忆。”

“从此以后,这里只有怪物死去之后化成的尘埃。”

小花颤抖着讲述完这个恐怖的故事。

frisk轻轻揉了揉它的叶片,以示安慰。

“所以,sans痛恨人类,如果你被他发现的话,一定会被杀死的。”

“但是......你所拥有的‘重置’这个能力,也许可以......”

你不可能同意的。

“没什么!我可以帮助你离开地下,只要不被sans发现,然后到王国的城堡里找到另外的六个人类灵魂,你就能够离开这里。”

“然后永远也不要回来!”

“那你怎么办?”frisk问。

......

“我?我没事啊,你看,我可以躲到sans找不到的地方!”小花指向它身后的大门“不说这些了,跟我来,我带你离开这里!”

人类孩子和金色花朵步入了那飘荡着尘埃的废墟之中。

窝在想啊,怎么才能把sans的名字合理的过渡成murder。

SF 奶油糖的故事(10)

您的好友精神污染已上线并且开始搞事。

看好了↙

ooc

sans×frisk♂

(chara......可能就要人口回归了......)

sans的设定你们都知道吧?(你知道我下一句要说什么对不对小天使?)

我想换个备忘录写文但是我没胆子我怕......会出事......

咱的小可爱frisk现在身陷一片漆黑之中。

而且有sans辣么黑。

frisk站起身来,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直到眼前熟悉的金色星星开始闪烁。

frisk赶紧跑过去,只是用手碰了一下闪烁的星星,跳出的黑色的选项框就被击碎。

“存档已删除”

我还什么都没做啊你在删除什么啊?!

不等frisk反应过来,小花放大了N倍的脸已经从黑暗中完全浮现出来,位置正好是之前的选项框......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你是用脸......好吧我收起我的想法。

然后,frisk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精神污染。

吼吼长得丑又怎么样啊。

看我老司机飙车!!!

伤害什么的完全不是问题!我跟你讲就算我一刀只有十几滴血但是我不相信我打不死个你!

虽说后期加了个六魂的BUFF。

frisk成功地把小花搞到残血。

“这!这不可能!你是怎么!怎么!”

“存档6已读取”

“你个笨蛋!你以为你能够杀的了我?!”

接着,frisk看着自己的灵魂被一次次的粉碎,但是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

也是麻木了,习惯了受伤和痛苦?

最后,只剩下一丝血的frisk看着身边围绕着的白色子弹......

竟然玩心大发了?!

frisk只要碰一下就会死,但是小花一直在读档,以至于......

“hhhhhhhhh这么神奇吗?!”

frisk不停的触碰着周围的白色子弹。

“呃......你......你能别这样吗......”

(游戏中此处确实有这个彩蛋嗷不是梗)

“不管怎样,你毫无希望可言!绝望着,孤独着,只是可惜没人可以看你去死了!”

小花面容扭曲地狂笑着,把frisk身边的子弹全部向frisk投射过去。

然后frisk的血条满了。

“嗯?你是怎么做到的?!既然这样,那我就......”

“读档失败”

“我的力量呢?......那些灵魂......”

frisk感觉眼睛都要瞎了。

(葬爱......不对是fresh家的老大老二表示不服)

直到一切归于平静,frisk再一次深陷黑暗之中。

小花出现了。

它变成了原来的模样,但是花瓣变得残破不堪。

“mercy”

“你在做什么?杀了我才是结束这一切的办法。”

“mercy”

“你会觉得我会在其中感悟到一丝一毫?不。”

“mercy”

“如果你放过了我,我会回来的。”

“mercy”

“我会把所有人都杀掉。”

“mercy”

“我会把你所爱着的人都杀掉!”

“mercy”

“?”

“为什么?”

“mercy”

“为什么?你要对我那么好?”

“mercy”

“我不明白......”

“mercy”

“我不明白......”

“mercy”

“我就是不明白啊!”

小花逃走了。

一切又归于平静。

“滴滴滴。”

“有人吗?”

sans的声音。

“算了,我就留个言吧。”

“那么,有段时间没见了,对吧,自从国王消失以后,整个王国都悲痛欲绝......但是......王后回归了......”

“我记得那个号码!是人类!”

“请不要掰手机!”

“请不要掰骷髅!”

“我真的很想念艾斯戈尔......但那并不是你的错。”

“嘿,我们在这地底都没有放弃,你也不要放弃希望,好吗?”

frisk听着他在地下认识的所有朋友的声音。

可是......

他现在甚至无法说话。

直到小花的再一次出现

“这就是你的朋友们,他们现在又在哪里呢,他们根本救不了你......”

“你必须读取你的存档,然后去找艾菲斯博士聊聊......你们可以成为更好的朋友,兴许她手上有你通往幸福的钥匙......谁知道呢?那么,回见喽。”

等到frisk醒来的时候,他正身处在上一次与艾斯戈尔决斗的前一个房间。

小花说的话还清晰地印在脑海,frisk觉得确实有必要......去找她谈谈了。

当他走到腿......马婷婷度假村后的那座桥上时,突然电话响了起来。

“闭嘴!papyrus这都是你出的馊主意!是这样的!人类!你必须给我送点东西!我在papyrus家门口等你!”

frisk听话地长途跋涉了过去。

“咳!是这样的,人类你必须帮我送点东西,呶,把这封信送到艾菲斯博士手中,因为我讨厌热地才不自己去的!总之!交给你了!但是,如果你敢偷看的话,我会杀了你的。”

安黛因微笑着说。

妈耶这么恐怖吗?!

frisk颤抖着跑远。

敢情我就是个跑腿的。

frisk站在门外一脸黑条的听着里面的电锯声。

你这是把信封得有多紧啊?!

“哦......如果这只是个玩笑的话......”

艾菲斯和frisk大眼瞪小眼。

“噗......这是你写的吗?真的是太可爱了!没想到我做了那么多,你依然原谅了我?”

“那么,作为补偿,我就和你约会一次好了。”

其实frisk现在心里已经有个底儿了。

双向暗恋啊这不是?

咱的调情大师的直觉可不是盖的。

一切都很顺利的进行。

感觉自己又做了一件好事啊。

然后frisk目送安黛因离开。

但是你们为什么都这么热衷于垃圾堆?难道这里是你们地底下的约会圣地嘛?

不禁想起了某汉堡裤和两位奸商女士。

frisk挂断papyrus的电话,开始向艾菲斯的实验室前进。

说实在的,他早就对艾菲斯的反常行为感到奇怪。

其实他早就知道了艾菲斯确实是在指使着马婷婷,这并不让frisk感到意外。但是,在核心的那一句“我该走了”却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frisk边想就走到了艾菲斯的实验室。

门已经可以打开了,frisk走了进去,看起来艾菲斯并不在实验室内。但是,地上有一张纸条,frisk勉强从凌乱的字迹中看出了几句话。

门?

frisk抬头,看向那扇自动打开的门。

等走了进去,他才发现原来这是个电梯,奇怪的是没有可供选择的楼层,frisk就直接下了唯一的按钮。

电梯开始向下行进。

“咔”

嗯?

“警告!警告!电梯电力流失!正在高速向下坠落!”

“轰!!!”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孤身一人陷入黑暗了。

但是?

“嘿!老弟你还好吗?醒醒!”

?!

惊不惊喜开不开心意不意外?!chara回归!!!

SF 奶油糖的故事(9)

吼sans你要是再搞事你会失去你的老婆的!

sans×frisk♂

注意惹!↙

ooc

(chara什么的......忘掉他吧......)

嗷sans什么设定不解释了看文看文最重要!

前方sans凶老婆高能❗❗❗

frisk从满是蜘蛛丝潮湿的味道的洞穴走出来,意外的没有遇到一只怪物,只是在墙上显眼的地方,贴着一张海报。

“被命运拆散的恋人,牛郎织女式的恋情!”

口意......

什么玩意儿啊。

地底下不知道有没有FFF团。

(吼吼吼frisk你还敢说这个你个基佬)

(等下FFF团只残害异性恋对吧)

神奇的是这场表演好像马上就要到演出时间了。

frisk有种不好的预感。

咋这么灵呢!!!

frisk一脸黑线的看着穿着公主裙的腿......嗷不是马婷婷......

然后就被扔到了下面。

一脸懵逼的frisk还没站起来身后就燃起了一大坨火。

劳资招谁惹谁了?!

frisk选择放弃治疗。

然后再一次被艾菲斯救了。

然后马婷婷就走了。

emmmmm......

已经习惯了的frisk只是淡定的起身并且拍了拍土然后走回了上一层。

那个卖好棒冰的小哥和两个基佬在开心的聊天。

以至于frisk想买根好棒冰都没有了。

天啊。

感觉整个地底都在散发出一股恋爱的酸臭味儿。

(你马上就要跟他们一样了还吵吵啥?!)

心情有些复杂的frisk再一次站在了sans的面前。

“heh,kid,你好啊,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解决下晚饭?”

“......好......”

“好的,多谢你请客。”

Excuse me?!

(may I take your order......嗷对不起我可能魔障了)

frisk再一次被sans的空间魔法所震撼。

我面前刚刚不是一堵墙嘛?

这都咋回事儿啊?

sans带着frisk走到一张餐桌前,然后坐下......

(你就当他们坐下了嘛,咱总不能站着吃饭对吧,等下好像也没有上菜......)

“那么,你的旅途也即将到达终点了,对吧......”

“......你现在已经有了饮料和美食,想一想,你接下来要做的事真的值得吗?”

sans直接忽略frisk的走神,继续说下去。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我是雪地的哨兵,你知道的。在雪地的深处有一扇门......”

“我经常去那里练习冷笑话。有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在那里练习敲门,突然传来了女人的声音‘是谁?’,我回答‘帅哥’......”

frisk听到这里突然想到了托尔丽......她还好吗......

“我们聊了很久,你知道的,那个女人太棒了!她是唯一一个喜欢我的笑话的怪物。”

“但是......有一天,我发现她笑的不如往常开心,我问她发生了什么......‘如果以后从这扇门走出了人类,请你保护他,好吗?’,我一向讨厌承诺,但是我无法拒绝一个真心喜欢我破笑话的家伙......”

“你能明白吗?我对她做了那个承诺。”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承诺的话......”

frisk突然紧张起来。

“ 你 会 横 尸 此 地 ”

sans的瞳孔突然消失,漆黑的眼眶和恐怖的话语令frisk胆战心惊。

但是......

最强烈的竟然是悲伤和失望。

“所以你一直以来都只是想要杀了我,对吗?”

sans敏锐地察觉到frisk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哭腔。

“嘿!放松!小家伙!只是和你开个玩笑!”

“看看你,连一次都没有死过啊!”

frisk最后已经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情绪,但是也不想丢人,干脆直接用胳膊挡住脸,再也不说话了。

“heh......”

见到如此情景的sans直接起身离开,只留下了一句话。

“真的有人很关心你啊。”

可是我在乎的那个人不关心我。

他的眼里只有他的兄弟。

(感觉我是不是捅刀子了......)

过了很久,frisk才抬起头来,使劲地用袖子擦着自己的脸,深呼吸了几下,再一次充满决心地前进。

frisk出了腿......嗷不是是马婷婷度假村,在桥的那一端,看到了几个黑色的身影一闪而过。

你们谁啊?

接着我们的frisk大佬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其实是个大触。

吼吼吼。

然后成功的降服了马婷婷。

“迷倒他们!亲!”

接着就没电的马婷婷直接倒在地上。

在门外敲了半天的艾菲斯终于进来了。

“你先走吧......”

有点不对劲嗷。

但frisk还是听话的往前走。

最后,等到他们来到电梯前。

“我忍不下去了......之前没有告诉你,如果你想要离开的话,你还需要一个怪物的灵魂......意思就是......你必须杀死艾斯戈尔......”

“对不起......”

接着艾菲斯就离开了。

frisk第一次开始认真起来。

这一次到底应该怎么办?

frisk出了电梯时,他看到了一颗金色的星星在闪烁。

“是否存档?”

frisk按下了是。

接着走过了很长的一段路,他又看到了一颗金色的星星。

在一座和遗迹内托尔丽的家一模一样的房子前。

frisk再次存档。

等进去之后,frisk来到了一间小房间内。

他拿走了挂坠和刀子。

拿走了走廊和厨房的钥匙。

打开了铁链。

这一次。

他静静地听着怪物们所讲述的故事。

直到最后。

“你应该感到兴奋!”

“因为,你马上就要自由了!!!”

接着。

是神圣的长廊。

frisk听着审判的钟声响起。

无所畏惧地看着sans。

我 现 在 充 满 了决 心

(打住!这是NE线!)

当sans说完所有的话时,frisk依然没有开口再说些什么。

或者,已经放弃了?

frisk自嘲。

接着,sans离开。

(吼你们放心我是绝对不会捅刀子哒)

frisk继续前进。

那是一片金色的花。

frisk终于见到了他最后要面对的怪物。

(不存在的FaFa和真实验室的宝宝们还等着你呐)

最后的抉择。

“人类,请你结束这一切吧,这场战争实在是太漫长了,我只是想再见我妻子和孩子一面......”

“mercy”

“我做了这么多,你依然打算原谅我?人类啊,我向你保证,我和我的妻子会待你像我的孩子一般,我们可以一起吃着派......”

“唰!!!”

一切已经晚了。

“你还是不长记性!”

失踪了很久的小花突然出现。

它杀了艾斯戈尔。

“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杀人就是被杀!”

目测离完结不远了。

我在考虑要不要开车😄。

等下对不起我刚才捉到了一只虫😂

SF 奶油糖的故事(8)

搞事什么的怎么能少了腿精?! (虽说现在还没有腿......)

sans×frisk♂

捏!嘿!嘿!↙

ooc

昂......chara是谁来着......等下我翻翻前面的文去......

sans设定咱都知道吧( •̀∀•́ )(吼吼吼布吉岛看看前面啊小傻瓜~)

爱你们!!!日常笔芯芯!!!

吼对啦对不起啊这几天指挥又神TM的突然集训还不给通知我会补偿大家的OK来我们看文(都是因为长号吹不好结果铜管全都得集训你看木管直接逍遥自在去了)

等下了船夫的车......不是是船!frisk就看见了一座炒鸡高的房子,好像必须穿过去啊......

frisk探头探脑地从门外张望着,房子里面黑漆漆的啥都看不清......

emmmmm......

frisk壮着胆子走进去,意外的没有撞到什么东西,只是耳边可以听见细微的机器运转声。

突然,好像有开门的声音,接着咔哒一声,灯开了,frisk得以看清楚整座房子的内部结构,或许应该说成实验室,这座建筑看起来更像一座实验室。

当然也不可以忽略面前的黄色怪物。

“天啊,你比我想象中要快!我还没有洗澡!也没有换衣服!”

frisk就一直等着这只怪物冷静下来。

“呃......你好!我是艾菲斯博士!是一名皇室科学家......”

frisk又只是静静地听着这只名叫艾菲斯的怪物讲完。

“Duang!”

“呃......你有听见什么动静嘛?”

“Duang!”

“呃......”

“D U A N G !”

实验室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欢迎各位美人儿们参加今天的表演秀!!!”

一个方形的机器人竟然从墙外撞了进来!而且......看起来相当眼熟......

frisk突然想起来在雪地时papyrus的迷题。

“游戏的规则很简单,只要正确的回答问题就可以了,否则就会死!”

frisk面无表情的回答完所有的问题,谁让艾菲斯博士一再在帮他呢。

结果被发现了。

“谁是艾菲斯博士的暗恋对象?”

呃......

这个问题......

我TM怎么会知道!

frisk内心咆哮。

然后蒙了个安黛因。

接着那个骨灰盒机器人......不对是娱乐机器人就走了。

走了......

这TM就走了?

frisk气的想打sans。

当艾菲斯博士给frisk升级了手机时,frisk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好怪物一生平安!!!

目送艾菲斯跑去厕所的frisk在内心祝福。

接着,frisk看了看那个神奇的洞。

离墙面只有几米远。

......

frisk继续向前前进......依然的迷题......熟悉的套路......只是多了个艾菲斯告诉你应该先去破那个......

我心中产生了合理的怀疑。

我怀疑你们都是串通好的。

frisk今天依然无法停止脑内。

还有,不管在哪里都有个王八蛋sans。

呵呵呵呵。

但是偏偏这个时候frisk饿了。

frisk打算向命运低头。

“heh,kid,要不要买根热狗?每根30G。”

“买......”

“well,给你,拿好你的r狗。”

WTF?!

“是的,r狗,这是阿鲁狗的缩写。”

frisk接过了热狗,瞟了一眼......里面夹的是......香蒲?!

这玩意儿真的能吃嘛?!

“可以吃的,kid。”

一旁的sans笑嘻嘻的说。

“如果你不满意的话......我可以再给你一个其他的,还是30G,你买吗,kid?”

“......买......吧......”

frisk弱弱的说。

“huh,那么拿好了,kid,这是你的热猫。”

......

frisk一直盯着“热猫”上小小的猫耳朵看。

sans不禁勾起了嘴角。

这孩子的反应真的是太有趣了,不是吗?

所以就真的很想欺负他啊。

不管什么时候都是。

frisk这次没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吧热狗连同热猫一起塞到了背包里。

反常。

sans有点方了。

一直都是这样啊,从来没有把他欺负狠了......好吧上次除外。但是......

frisk已经起身走远了。

sans觉得好像有必要解释一下。

“kid......你不会真生气了吧?”

sans赶上了frisk,按住他的肩。

“......”

“嘿,这只是一个小玩笑而已,这个真的是可以吃的。”

“......”

sans现在更方了。

“heh......kid......”

sans刚想要把frisk转过来的时候......

“没什么啊,我当然知道只是个玩笑,你一直都很爱开玩笑,不是吗?”

frisk笑着说,然后sans的手推了下去。

“我还有事呢,先走了。”

“heh......”

sans感觉要出事。

frisk现在已经是看开一切了。

为了小事发脾气,我若气死谁如意?

搞事情吗这不是?!

嘿我这暴脾气,我现在就想打死你啊你个弟控!!!

frisk直接走了。

只给sans留下了一个怒气冲冲的背影。

啊,这是个义卖会啊,还是买甜品呐,一个甜甜圈只要9999G......呢......

哇靠你怎么不直接去抢啊?!

而且我已经有一个了我还买它作甚?

接着frisk就后悔了。

emmmmm......

不仅是基佬紫。

(我觉得这颜色很适合你啊)

还被烤串一样被串了起来。

而且打人还这么疼?!!

吓得frisk拿起甜甜圈然后吃了。

诶......

我刚才......

哥啊你说我可咋整啊......

然后马菲特就把frisk放了。

喵喵喵?

这么神奇吗?

OK我的肝有谁要嘛(我知道你们都不会要的)?

OK那么有谁像我一样进了sf又想吃bl发现全是bg然后哭着各种翻各种找结果找到的文一只手的手指就能数的过来的宝宝请你举个爪。

SF 奶油糖的故事(7)

因搞事而死的frisk。

sans×frisk♂

看好了↙

ooc

chara是谁我们都知道对不对?不知道的看看前面的章节。(强行安利)

放飞自我。

frisk现在是一脸懵逼的。

WTF!!!

蓝色的长矛不停的向他掷来,frisk一时间慌了神,没有躲避过的长矛刺破了他的身体。

好疼......

frisk咬着牙躲避着,拖着受伤的右脚勉强躲过了一根蓝色长矛......

“呃......”

frisk的心脏被刺穿。

GAME OVER

......

好黑啊。

这是哪......?

frisk坐起来,漫无目的地张望着。

我是不是......死了......

“CONTINUE OR RESET”

“这是什么?”

英语不好的痛啊。

frisk蒙了个continue。

接着,frisk的眼前再次一片漆黑,等身边渐渐明亮起来的时候,竟然是在与sans不期而遇的地方。

呃呃呃呃呃呃.........!

发生了什么我是谁我在那我要干什么?

等等让我缓缓......

............

emmmmm......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好了。

完全没发现穿着蓝色兜帽的骷髅监视的frisk开心的像个死了一次又复活了的调情大师一样蹦蹦跳跳地准备继续前进。

目睹了一切的sans可就不这么开心了。

当小家伙的身体被蓝色鱼人的长矛刺穿时,他差点按耐不住想要冲上去的冲动。

(你老婆都死了嗷你还按耐住了冲上去的冲动?!)

但是,当小家伙倒下的那一瞬,他的身边突然变得漆黑,甚至时间线也开始变得极其不稳定。当sans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他竟是身处于小家伙死去的10分钟前。

“真是没想到啊......你竟然有这么可怕的力量呢......”

这是sans消失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frisk再一次走下那块水上的木板时,吞了口不存在的口水。

面对疾风吧!!!

有了准备的frisk神奇地躲过了所有的长矛,并且顺利的躲进了草丛里。

无伤!!!六不六!!!

内心给自己疯狂打call的frisk无所畏惧地看着这只名叫安黛因的怪物朝他走来。

来吧互相伤害吧!!!

当安黛因一把抓住旁边的黄色小怪物时,frisk感觉自己有点缺德。

其实我早看见你了所以才躲你后边。

科科~

再一次目送MK跑远的frisk现在心情不知道为啥好的不得了。

直到再次看见sans。

我才不会再信你的邪!!!!

frisk选择直接绕过sans。

当frisk长途跋涉到脚都快磨没了的时候,突然感觉决心都变成了掘森。

提米村庄~

好弟弟frisk一直记着chara的话。

并且坑了提米不少钱。

提米薄片真的是毒品!!!

套路万岁!!!

(来自某刷到提米盔甲的谁姓写手的欢呼)

当frisk被安黛因击落到桥下时一脸懵逼的。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刚才做了一场梦。

chara......

突然又想到了哥哥的frisk莫名悲伤。

甚至想翻垃圾堆。

接着,frisk被一只人偶袭击,又被一只幽灵邀请......地下世界还真是什么事情都会发生呢XD。

frisk开始放飞自我。

成功地甩开鱼姐,然后继续飙车。

这就是老司机的技术你懂嘛。

并且选择性失明忽略sans。

直到蓝色的人鱼倒在地上,frisk给她倒了杯水,一旁的sans才睁开眼睛......或者说是......眼眶......?

啊......好热......

地下的温度怎么都这么极端啊......frisk不禁往下扯了扯衣领,汗水也借此沿着frisk脖颈上的线路往下流淌到锁骨上。

这些都被sans尽收眼底。

“heh......”

接着,sans就再次消失。

frisk决定先去找安黛因,虽说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但是毕竟papyrus打过电话说有好办法可以让他们成为朋友......

虽说打的不是时候。

况且瀑布里要凉快的多啊......

frisk坐上了船夫的船。

速度快还不要钱。

给你个好评。

当frisk到达安黛因的家时,就看到papyrus站在门口。

接着他们就进去了。

然后papyrus给了frisk和安黛因单独相处的时间。

frisk与温柔贤惠的安黛因愉快地把房子给炸了。

最后frisk和安黛因成为了好朋友。

emmmmm......

(走我们去找腿精......呸!是马婷婷)

这章就写到这了。

......求安慰啊......那群初一的小崽子们欺负我们初高中的......

boss还向着他们......

嘤嘤嘤......感觉好委屈吖......

SF 奶油糖的故事(6)

即将加入搞事大队的安黛因出现!

sans×frisk♂

看好了↙

ooc

chara是frisk的亲老哥,失踪到我快要忘记有他这么个人了。

sans腹黑霸道攻。(老掉渣的梗)

既然是sf,sans当然要每章都出场。

里面有乙烯太太家的magictale同人看到的梗。

为了加快剧情我决定今天就让他们俩在一起怎么样怎么样!(不存在的)

frisk已经开始正视自己的感情。

今天的文笔被我妈给卖废品换成切糕然后我次了。

那么开始搞事。

frisk在烤尔比的吧台上思考了很久的人生。

和怎么怼死sans。

薯条凉了。

frisk没心情再待下去,干脆直接就大步离开烤尔比。

神TM喜欢个骷髅。

是个人我也要弄死他。

frisk边走边愤愤的想。

径直走过sans面前,没有理他。

我再信你的邪我就跟你结婚!!!!

frisk决定堵上自己调情大师的名号。

哼哼。

正当他准备穿过身边的深蓝色草丛时,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停下。

墙的上边好像有人在说话。

“安黛因......”

papyrus的声音。

“我失败了......什么......等等......好吧......我会协助你的......”

接着是papyrus离开的脚步声。

当frisk继续前进的时候,突然传来了盔甲摩擦的声音,frisk不得不再次停下。

透过草丛的缝隙,frisk可以看到一个穿着盔甲的怪物,她的头发是红色的,在身后飘扬。

这是papyrus口中的......安黛因?

当安黛因消失的时候,frisk送了一口气。

即使看不到安黛因的眼睛也能感受她几乎要剐死人的犀利目光。

frisk走出草丛时,身后突然钻出一只黄色的小怪物。

等下......让我缓缓......你一直在我旁边是吗......

“......一起去围观安黛因教训那些坏人吧!”

frisk表示我不去。

当frisk把第四个桥之种子摆好时,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看起来娇弱的桥之种子在摆好的一瞬绽开。

而且踩上去相当结实。

frisk的玩心开始大发。

“hhhhhhhhh还可以放在这里啊......诶这特么是啥......”

前一秒还开心的像个调情大师的frisk后一秒就笑不出来了。

这个狭小的房间里,摆着一张长椅,旁边是一朵蓝色的回音花。

sans就坐在长椅上。

emmmmm......

“well......kid......”

sans的声音听起来相当低沉。

呃呃呃......

“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我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怎么哪都有你啊?!

frisk觉得sans的这副模样很吓调情大师。

“............”

吓得调情大师frisk不敢说话。

“过来......”

就像之前握手一样,frisk巨听话的走了过去......

sans很想知道这个小家伙是怎么看他的。

了解他就更方便占有他。

sans第一次看到frisk的时候,就感觉这个小家伙与众不同。

接着,小家伙和每个雪地和雪镇的怪物都相处的十分融洽。

很有趣不是吗,他和曾经掉下来的人类都不一样。

但是......

每次小家伙看到他都会马上变得......冷漠?

对所有人都可以绽放的笑脸到他这里就吝啬起来。

啊啊真让骨不爽。

frisk感觉自己正在一步一步迈向死刑场一般。

呃呃呃......要死啊要死啊......

当frisk慢腾腾的走到sans面前时,出乎意料的,sans直接一把搂过frisk的腰,把他拽到自己的腿上。

“呜哇!!!”

frisk重心不稳,直接跌在sans身上。

当frisk回过神来,一抬头就看到sans的脸,能感觉到他的胸腔起伏。

“......”

很尴尬不是吗。

接着,更让frisk害怕的是,sans一点一点的凑近他的脸,顺便还掐住他的下巴。

冷静frisk!!!拿出你调情大师的气势来!!!

......

“想什么呢小屁孩!”

sans直接一巴掌拍在frisk的左眼上,接着把frisk放在长椅上,起身就走。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只留下frisk原地一脸懵逼。

发生了什么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当sans大步离开房间是,frisk才起身从长椅上坐起来。

你们骷髅开玩笑尺度都这么大吗?!

frisk感觉自己现在是半梦半醒,不仅脸红的不行,走路走得都不稳。

以至于忽略了长椅下的蛋派。

当frisk踏上桥之花时,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等下我脸上这是什么?!!!

平静的水面上倒映出frisk的面孔,在sans刚才拍的左眼上,有一块蓝色的印子。

所以还是只是被摆了一道吗......

frisk最先涌起的竟然是失望。

所以我之前有在期待什么吗?!!!

不存在的......

总之绝对不可能!!!

frisk烦躁的抹去sans留下的蓝色印子。

接着直接摆好剩下的桥之种子,走到了对面。

frisk没有理会挡在路上的沃刷,郁郁不欢的样子惹得沃刷都不由自主得想要关心一下他。

但frisk直接绕过它,并且破开了墙,大步向前走。

当走下了把他送到河对面的小木板时,frisk就感觉有点不对劲。

气氛一时很诡异。

“啪!!!”

一根蓝色的长矛唰得飞到了frisk跟前。

“?!!!”

这章尺度是不是有点大啊......?
你们开心就好。

感谢一直支持我的小天使们!!!笔芯!!!爱你们!!!小谁会加油哒!!!♡

SF 输和赢

10粉的点梗!!!笔芯!爱你们!

乙烯太太家的player!sans×frisk♀

答应的甜到得糖尿病,但是我个人觉得剧情过渡一下也是有必要哒( •̀∀•́ )

尽量不ooc。

有其他人物出没,但是我不知道这个设定的托尔丽他们的性格和外貌是什么样的,所以就按照原版得写了。

文笔去世。

sans一天到晚都在打游戏。

frisk表示自己也很无奈。

她一天到晚伺候这个祖宗,做家务,做饭,还有给sans买旺仔小牛奶。

mmp。

这句话我一定要贴你脸上sans。

frisk这么心甘情愿的伺候sans肯定是有原因的(我们都知道是为什么对吧)。

frisk喜欢sans。

frisk自己都快忘了自己是怎么喜欢上这个懒骨头的。

我的眼光差到这样吗?

frisk摸着下巴发呆。

当然这也掩盖不住她的脸红。

可是另一边的骷髅就不是这样的了。

在他的眼里,仿佛游戏就是一切,为了打游戏他天天修仙,宅在家里,有事什么事就使唤frisk,更有其甚者还经常欺负她......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sans?)

(你这样是会迟早失去你的老婆的!)

frisk快要心灰意冷了。

sans的关注点永远只有游戏,偶尔把目光放在frisk身上也只有在使唤她的时候,即使frisk知道sans没有恶意,但是每一次被欺负的时候,会更加难受。

sans,你就不能好好看看我吗?

游戏就对你那么重要吗?

frisk不想和sans生活在一起了。

即使每天都可以见面,但是思念却从未减弱......frisk感觉自己对于sans就是一个可以随意使唤的佣人,不值得给予一丝感情。

“我想搬到妈妈家里去住。”

frisk最后还是和sans坦白了。

“huh?发生什么了?”

sans第一次因为frisk的话放下游戏机。

“......呃......没什么,只是特别想家了......我可能会在那里住比较长的一段时间....”

“还回来吗?”

sans的白色瞳孔完全消失了。

“.........这个.........看情况吧.........”

“well,我认为你应该在考虑一下。”

你到底是因为什么才离不开我呢?sans。

frisk苦笑了一下,径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喂......?妈妈,我可能会到您那里住一段时间,您那里还有空余的床吗?......还有?谢谢您啊。那么再见妈妈,晚安。”

当frisk挂断了电话,叹了口气。

这一切都没有逃过sans的监视。

“......”

接着他就离开了。

晚上,frisk躺在她最喜欢的舒适而又柔软的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明天就要走了啊。

可是我还没有说出来。

就要这样结束了吗?

frisk的眼泪不受控制得流下,不知道哭了多久,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的时候。

“咔哒。”

开门的声音。

柔软床垫的另一端陷了下去。

frisk感觉有人掀开了她的被子,接着钻了进来。

被人从身后抱住。

除了sans没有别的骨了。

frisk能感觉到sans在她的脖颈后轻轻的呵气。

“别走,好不好。”

“......”

“frisk,我知道你还醒着。”

“......放开我。”

“答应我,你不走我就放开。”

“有意思吗sans,你要是只是想要个免费的保姆的话......”

“I love you, frisk.”

“......”

“对不起,我之前那样对你,只是因为你的反应真的很可爱。”

“而且,先表白的人就输了吧,pffff,我一向不喜欢输,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你是知道的吧,frisk?”

sans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frisk的脸渐渐开始泛红。

接着sans恶趣味地在frisk白嫩的脖颈上舔了一口。

“唔!”

frisk连忙用手捂住被sans舔的地方。

sans的脸上笑意更甚。

“看吧,这就是我欺负你的原因,你每次被欺负后的反应总是那么可爱。”

“唔......别说那么直白啊......”

frisk嘀咕。

“heh,这是我第一次输啊,就败你身上了。你怎么看啊,frisk?你的心意?”

你都表白了还问我干嘛啊......

“......我也喜欢你。”

“well,就是同意和我交往了?那么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情侣了,对吧?”

天啊不要这么直白啊啊!!

“来做些情侣应该做的事吧。”

sans直接把frisk抱起来,搂在怀里,接着抬起她的下巴,直接就吻了上去。

“唔?!”

sans很是珍惜的舔着frisk的舌头,温柔而又不可抗拒,舔舐这frisk的口腔,与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

直到frisk感觉大脑缺氧的时候sans才放开她,接着回味似得又舔了舔frisk的嘴唇。

“那么,就不许走了哦。”

“好......”

“睡觉吧。”

sans抱着frisk躺在了床上,拉紧了被子。

“早安,妈妈,那个,我还是打算留在sans这里,但是我一定会去看你们的!那么,再见,妈妈。”

sans宠溺地看着frisk。

frisk放下电话,同时也对着sans微笑。

“早安,my love.”

他们一口同声的说。

都给我张嘴吃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