氦氖氩氪氙氡?

点开↓
这里老谁(???),一只急需动(评)力(论)的咸鱼!
文画混更喔

《Run away》chapter 1

我流杰佣

#ABO预警#

我这辈子是绝对不会写BE的我不想写个大刀子再给自己补一刀我已经被其他太太戳的体无完肤了。。。所以可以安全食用,会有刀,但结局绝对HE。

私设可以说是有杰克的头发那么多了✔

omega存在的意义就是生育。

不断地怀孕,不断地诞生下alpha的孩子。

一生中只服从于欲望的人类和野兽有什么区别呢?没有,只是一群披着人皮的兽类罢了。

“哈...哈嗯...”少年在充斥着浓雾的深夜小巷里奔跑着,面色混乱,黑色背心被撕烂,仅剩一点少的可怜的布料还摇摇欲坠,少年大片美好的肌肤裸露在潮湿阴冷的空气中,以及脖子后面被抓破的腺体。罪魁祸首在少年的身后追逐着,身上浓烈的酒味似乎把浓雾都冲淡了一些,口中吐出露骨下流的话,淫邪的笑容挂在他令人厌恶的脸上。

少年的体力渐渐耗尽,似乎是意识到自己今夜难逃这一难,绝望的发出带着哭腔的呻吟,残存的力量也消耗殆尽,精神和身体同时垮下。

甜腻的信息素突然爆发,使得追逐在后面的男人更加兴奋,迫不及待的冲上去将跌坐在地上的少年压在身下,粗暴的撕扯着少年的裤子。

迷雾似乎更浓了一些,以及那个男人恶心的信息素。

少年绝望的哭喊着,挣扎着,但他是个omega,一个被强制逼迫着发情了的omega。

天上开始下起淅淅沥沥的雨。

“谁来...救救我...”少年哑着嗓子,发出最后的哀鸣和请求,“谁能救救我的话......我愿意...满足你的一切愿望...”身上那个恶心的男人已经快要把他特意扣紧的长裤皮带解开了...

“呃啊!!!!”

恶魔应召唤而来。

有什么东西沉重的倒下,有什么东西隐匿在浓雾之后。

滚烫的鲜血飞溅到少年的脸上,但大雨带走了那些铁锈腥气的液体。

还有那个下流男人的生命。

“今夜可真是幸运...”低沉的男声回荡在空旷的小巷里,“看看我收到了什么?”雨水顺着苍白的面具滑落,最终汇在一起,滴落在地上。

“这可真是一笔利润丰厚的交易。”

金属在这可怖的黑夜中闪着银色的光。

隐约间,一股陌生的信息素爆发,穿透过厚重的雨帘,占据了少年的鼻腔。

玫瑰的香气。

欲火灼烧着少年的意识,冰冷的雨水无情拍打他的身体,和欲望一起消磨着他的理智。在他昏迷过去的同时,有什么冰冷的东西覆盖在了他的身上,替他挡住了无情的雨水。

大雨和浓雾见证了这场无稽的闹剧。

再一次醒来时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对时间的意识是越来越淡泊。少年撑开沉重的眼皮,从嘎吱作响的简陋木床上坐了起来。

头好痛......

环顾四周,这里似乎是一间废弃了的作坊,木质的房间到处生长着幽绿色的苔藓,令人有些反胃的霉味充斥着鼻腔,看来这间房子的主人已经抛弃它很久了...暖色的阳光从破烂的窗户直射进来,颓废地打在腐烂的地板上。

雨停了。

“哈嗯......”少年无意识的呻吟了一下,后颈的疼痛让他不得不在意,手指覆盖上去。

比那个恶心的alpha留下的抓痕还要深的咬痕。

突然,昨夜发生的事情入潮水般涌现,如同一团乱麻,纠缠在一起,一点思绪都没有。少年痛苦的揉了揉脑袋,但意识并没有清醒多少。

莫名的标记显然令这个少年很是慌乱与迷茫,正纠结时,眼角无意之间撇到了床头柜上放着一件崭新的黑色背心,对了,昨天的时候背心被那个男人撕烂了哦......

少年突然想起了那个都市传说,传闻雾都的灰色的迷雾里,会出现一个杀手,没人知道它是人是鬼,但遇到他的人,最后都会被开膛破肚,无一例外。

“开膛手”

不可能,如果真的是他的话,自己早就变成一堆血肉模糊的烂肉了,没有人能在他的手下生还。

没有人。

少年不禁打了一个寒战,他起身去拿床头上的衣服,当他把衣服展开的时候,有什么东西骨碌碌地掉了下来。

抑制剂。

看来这位好心人有钱的过分了呢。

在这个社会中,omega的唯一职责就是为那些优秀强壮的alpha诞下子嗣,有些悲惨的omega一辈子都在为alpha生育。

抑制剂根本就发回不了作用,即使是吃了抑制剂,那些可怜的omega还是要被迫与alpha交配,渐渐的,没有人再去售卖omega抑制剂了,因为根本就不会也不被允许有人需要那个。

当然没有绝对的事情。

地下黑市里,还有残存的omega抑制剂存在着,它们昂贵的价格令许多桀骜不驯的omega望而生畏。

奈布从地上捡起那三支抑制剂,心情复杂。

他知道丰厚的礼品常常伴随着未知的代价。

地上那张纸条证明了他的担忧不是错误的。

“Dear 奈布·萨贝达

请到摩尔森庄园门口找我。”

啧。

麻烦了。

我真的尽力了尽力了尽力了尽我所能写的逼格高一些我提纲就写了两千字我真的认真了请不要嫌弃::>_<::

我需要评论!(被打死)

评论(1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