氦氖氩氪氙氡?

点开↓
这里老谁(???),一只急需动(评)力(论)的咸鱼!
文画混更喔

SF 奶油糖的故事(11)

搞事是会付出代价的。

sans×frisk♂

chara回归!这章最后我会说明这个梗的设定的!!!

番外你们都看过了么嘿嘿嘿嘿(痴汉笑,没看过的快去看!),看过了的话你们就知道sans这货对frisk想的事有多......咳!看文看文!

“chara!!!”

frisk惊讶地看着身边的幽灵,一时间不知道是要开心还是要生气。

“你这......混蛋......又跑哪去了!!!”

chara无法触碰到frisk,只能是象征性的抬手拍拍他的后背以示安慰。

“啊,这个我也不想的,发生了一些事情......”chara苦恼地抓了抓脑袋“因为我的灵魂不在我的手上,所以有时候会有突发情况。”

“时机到了之后我会告诉你的。现在你得重新启动电源,然后坐电梯离开这里。”

frisk从地上站起来,掸了掸衣服上的尘土,和chara走出了电梯。

这看起来是个地下室,而且是标准的那种会出现神奇生物的地下室。

“哦我的妈这都什么玩意儿啊,怎么这么黑!我都快有有幽闭恐惧症了啊!”frisk显然不喜欢这里(换谁都不喜欢好伐?!),下意识的想要抓住chara的手......

场面一度尴尬。

“哈哈哈frisk你是害怕了吗我记得你小时候挺胆大的啊哈哈哈哈哈嗝。”

frisk干脆不理chara直接往前走。

你在这样迟早会失去我的。

而且劳资都见过会说话的魔法馒头了劳资还怕啥。

一人一幽灵慢慢的走到了下一个房间,在极其显眼的地方,有一扇门,上面有四种颜色的灯,只是没有亮着。

这种套路我是明白的。

frisk和chara先去了左边,几个手术台放在那里,而且看起来粘糊糊的。他们直接绕过了手术台,前面是三个洗手池。

我跟你讲要不是我手欠我能在这里卡一年。

frisk作死把水龙头都打开了。

哦你奶奶的。

一个,不,应该是一坨白色的半液体从水龙头里慢慢流出来,然后,变成了,一只,怪物?

妈卖批的这是啥。

“诶呀我的妈这什么玩意儿啊?!”frisk一边躲避着白色怪物的攻击,一边问chara。

“你可真能作死,佩服佩服。”chara看戏一样在旁边火上浇油。

你完了我告诉你。

frisk把不停发出杂音的手机收起来,躲过了记忆之首的两次攻击,目送它们离开之后,抬起脚就是一巴掌。

“啊啊啊我错了你冷静!!!啊啊啊啊啊!!!”frisk捏着chara的脸,“我还以为你那里都碰不到啊,嗯?!你弟都快要挂了你还在一旁搞事?!”

没办法碰到frisk的chara只能任frisk宰割。

“呃啊我错了还不行吗我错了我都是个死人了你都要打我我委屈啊......”

你委屈个毛。

frisk松开了蹂躏chara的手,捡起了落在洗手池里的红色钥匙。

等把红色钥匙嵌入接口时,上面的灯管亮了起来。

“哇老弟你好棒棒啊!”chara想要讨好一下被自己得罪的frisk,但是收到的只是frisk的一个大白眼。“你就别逗了是个人都能想出来。”

但是chara还是眼尖地看到了frisk翘起的嘴角。

吼。

当他们走进那扇被红色钥匙启动的门时,气氛开始变得越来越诡异。似乎总是有什么东西在看着他们。

哦我还是觉得魔法馒头更好一点。

frisk慢慢地走过一张张床,而当他看到最靠边的那一张时,猛的掀开了上面的被子。

被子下面是一把黄色的钥匙,frisk把钥匙捡起来,“我还以为是什么吓人的东西。”

“以为是什么吓人的东西你还就直接掀开被子看。”chara继续补刀。

这才是亲哥,懂吗,亲哥!

frisk懒得跟chara较劲,他现在只想马上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毕竟这里真的很令人不舒服,感觉多呆一秒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他们先是来到左边的走廊,在他们的右边,是一盆盆金色的花,但是这些花朵全部都失去了该有的鲜艳,只在左侧的镜子中倒映出了暗色的影子。

气氛越来越令人不安,frisk加紧了脚步。

“叮!!!”

突然,frisk的头上冒出了一个叹号。

喔mmp的。

一只看起来怪异极了的鸟形怪物从叹号里冒了出来,它不停的伸长和收回自己的脖子,那几乎占据了它整张脸的巨大眼睛不停的眨动着。

等下我好像从哪里见过你。

巨大的眼睛,从身边飞过的虫子,以及......

“似乎是!!!”frisk猛的明白了过来,他可以在眼前的怪物上看到它们的影子。

迷惑,祈祷,挑衅。(我打的时候都是这么个顺序)

死神鸟终于平静了下来。

然后,把自己压缩成了一个片片,原地消失了。

妈耶你真棒!

你让我想起了在腿精度假村被我同样压成片片的肉桂兔包。

frisk无法停止自己的脑补,一时感觉这里好像也没有那么恐怖了。

(不明真相的吃瓜chara。)

frisk原路返回,想要先看看其他的地方,但是他马上就后悔了。

当他回到那摆着很多床的大房间时,不知是错觉还是......?

刚才那个床上的被子是不是动了?

frisk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那张藏着黄色钥匙的床,被子被自己掀起来了,但是刚才,它好像是自己又回去了?!

啊吓人。

OK那么解释一下chara为啥突然消失,大宝贝儿们注意过没,在真实验室里重启电源的那个地方,也就是艾菲斯阻止融合怪那里,机器上有一个灵魂形状的东西,是暗红色的,B站上有人说这其实是chara的灵魂,chara死后灵魂确实是遗失了。所以这是一种猜想,整个真实验室的动力是由chara的灵魂来提供的,之前chara突然消失是因为真实验室的动力启动了,他就无法维持幽灵形态,所以在frisk身边突然消失。

还有对于尘埃那个坑murder不让组cp,科科,我只能这么说吧,underfell的官方也不让r18的,so......

哈哈哈不让就不让呗反正你爽我爽大家爽就好。😂

很久没更文笔更烂了。

想吃scp基金会。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