氦氖氩氪氙氡?

点开↓
这里老谁(???),一只急需动(评)力(论)的咸鱼!
文画混更喔

SF 奶油糖的故事(10)

您的好友精神污染已上线并且开始搞事。

看好了↙

ooc

sans×frisk♂

(chara......可能就要人口回归了......)

sans的设定你们都知道吧?(你知道我下一句要说什么对不对小天使?)

我想换个备忘录写文但是我没胆子我怕......会出事......

咱的小可爱frisk现在身陷一片漆黑之中。

而且有sans辣么黑。

frisk站起身来,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直到眼前熟悉的金色星星开始闪烁。

frisk赶紧跑过去,只是用手碰了一下闪烁的星星,跳出的黑色的选项框就被击碎。

“存档已删除”

我还什么都没做啊你在删除什么啊?!

不等frisk反应过来,小花放大了N倍的脸已经从黑暗中完全浮现出来,位置正好是之前的选项框......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你是用脸......好吧我收起我的想法。

然后,frisk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精神污染。

吼吼长得丑又怎么样啊。

看我老司机飙车!!!

伤害什么的完全不是问题!我跟你讲就算我一刀只有十几滴血但是我不相信我打不死个你!

虽说后期加了个六魂的BUFF。

frisk成功地把小花搞到残血。

“这!这不可能!你是怎么!怎么!”

“存档6已读取”

“你个笨蛋!你以为你能够杀的了我?!”

接着,frisk看着自己的灵魂被一次次的粉碎,但是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

也是麻木了,习惯了受伤和痛苦?

最后,只剩下一丝血的frisk看着身边围绕着的白色子弹......

竟然玩心大发了?!

frisk只要碰一下就会死,但是小花一直在读档,以至于......

“hhhhhhhhh这么神奇吗?!”

frisk不停的触碰着周围的白色子弹。

“呃......你......你能别这样吗......”

(游戏中此处确实有这个彩蛋嗷不是梗)

“不管怎样,你毫无希望可言!绝望着,孤独着,只是可惜没人可以看你去死了!”

小花面容扭曲地狂笑着,把frisk身边的子弹全部向frisk投射过去。

然后frisk的血条满了。

“嗯?你是怎么做到的?!既然这样,那我就......”

“读档失败”

“我的力量呢?......那些灵魂......”

frisk感觉眼睛都要瞎了。

(葬爱......不对是fresh家的老大老二表示不服)

直到一切归于平静,frisk再一次深陷黑暗之中。

小花出现了。

它变成了原来的模样,但是花瓣变得残破不堪。

“mercy”

“你在做什么?杀了我才是结束这一切的办法。”

“mercy”

“你会觉得我会在其中感悟到一丝一毫?不。”

“mercy”

“如果你放过了我,我会回来的。”

“mercy”

“我会把所有人都杀掉。”

“mercy”

“我会把你所爱着的人都杀掉!”

“mercy”

“?”

“为什么?”

“mercy”

“为什么?你要对我那么好?”

“mercy”

“我不明白......”

“mercy”

“我不明白......”

“mercy”

“我就是不明白啊!”

小花逃走了。

一切又归于平静。

“滴滴滴。”

“有人吗?”

sans的声音。

“算了,我就留个言吧。”

“那么,有段时间没见了,对吧,自从国王消失以后,整个王国都悲痛欲绝......但是......王后回归了......”

“我记得那个号码!是人类!”

“请不要掰手机!”

“请不要掰骷髅!”

“我真的很想念艾斯戈尔......但那并不是你的错。”

“嘿,我们在这地底都没有放弃,你也不要放弃希望,好吗?”

frisk听着他在地下认识的所有朋友的声音。

可是......

他现在甚至无法说话。

直到小花的再一次出现

“这就是你的朋友们,他们现在又在哪里呢,他们根本救不了你......”

“你必须读取你的存档,然后去找艾菲斯博士聊聊......你们可以成为更好的朋友,兴许她手上有你通往幸福的钥匙......谁知道呢?那么,回见喽。”

等到frisk醒来的时候,他正身处在上一次与艾斯戈尔决斗的前一个房间。

小花说的话还清晰地印在脑海,frisk觉得确实有必要......去找她谈谈了。

当他走到腿......马婷婷度假村后的那座桥上时,突然电话响了起来。

“闭嘴!papyrus这都是你出的馊主意!是这样的!人类!你必须给我送点东西!我在papyrus家门口等你!”

frisk听话地长途跋涉了过去。

“咳!是这样的,人类你必须帮我送点东西,呶,把这封信送到艾菲斯博士手中,因为我讨厌热地才不自己去的!总之!交给你了!但是,如果你敢偷看的话,我会杀了你的。”

安黛因微笑着说。

妈耶这么恐怖吗?!

frisk颤抖着跑远。

敢情我就是个跑腿的。

frisk站在门外一脸黑条的听着里面的电锯声。

你这是把信封得有多紧啊?!

“哦......如果这只是个玩笑的话......”

艾菲斯和frisk大眼瞪小眼。

“噗......这是你写的吗?真的是太可爱了!没想到我做了那么多,你依然原谅了我?”

“那么,作为补偿,我就和你约会一次好了。”

其实frisk现在心里已经有个底儿了。

双向暗恋啊这不是?

咱的调情大师的直觉可不是盖的。

一切都很顺利的进行。

感觉自己又做了一件好事啊。

然后frisk目送安黛因离开。

但是你们为什么都这么热衷于垃圾堆?难道这里是你们地底下的约会圣地嘛?

不禁想起了某汉堡裤和两位奸商女士。

frisk挂断papyrus的电话,开始向艾菲斯的实验室前进。

说实在的,他早就对艾菲斯的反常行为感到奇怪。

其实他早就知道了艾菲斯确实是在指使着马婷婷,这并不让frisk感到意外。但是,在核心的那一句“我该走了”却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frisk边想就走到了艾菲斯的实验室。

门已经可以打开了,frisk走了进去,看起来艾菲斯并不在实验室内。但是,地上有一张纸条,frisk勉强从凌乱的字迹中看出了几句话。

门?

frisk抬头,看向那扇自动打开的门。

等走了进去,他才发现原来这是个电梯,奇怪的是没有可供选择的楼层,frisk就直接下了唯一的按钮。

电梯开始向下行进。

“咔”

嗯?

“警告!警告!电梯电力流失!正在高速向下坠落!”

“轰!!!”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孤身一人陷入黑暗了。

但是?

“嘿!老弟你还好吗?醒醒!”

?!

惊不惊喜开不开心意不意外?!chara回归!!!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