氦氖氩氪氙氡?

点开↓
这里老谁(???),一只急需动(评)力(论)的咸鱼!
文画混更喔

SF 奶油糖的故事(9)

吼sans你要是再搞事你会失去你的老婆的!

sans×frisk♂

注意惹!↙

ooc

(chara什么的......忘掉他吧......)

嗷sans什么设定不解释了看文看文最重要!

前方sans凶老婆高能❗❗❗

frisk从满是蜘蛛丝潮湿的味道的洞穴走出来,意外的没有遇到一只怪物,只是在墙上显眼的地方,贴着一张海报。

“被命运拆散的恋人,牛郎织女式的恋情!”

口意......

什么玩意儿啊。

地底下不知道有没有FFF团。

(吼吼吼frisk你还敢说这个你个基佬)

(等下FFF团只残害异性恋对吧)

神奇的是这场表演好像马上就要到演出时间了。

frisk有种不好的预感。

咋这么灵呢!!!

frisk一脸黑线的看着穿着公主裙的腿......嗷不是马婷婷......

然后就被扔到了下面。

一脸懵逼的frisk还没站起来身后就燃起了一大坨火。

劳资招谁惹谁了?!

frisk选择放弃治疗。

然后再一次被艾菲斯救了。

然后马婷婷就走了。

emmmmm......

已经习惯了的frisk只是淡定的起身并且拍了拍土然后走回了上一层。

那个卖好棒冰的小哥和两个基佬在开心的聊天。

以至于frisk想买根好棒冰都没有了。

天啊。

感觉整个地底都在散发出一股恋爱的酸臭味儿。

(你马上就要跟他们一样了还吵吵啥?!)

心情有些复杂的frisk再一次站在了sans的面前。

“heh,kid,你好啊,要不要和我一起去解决下晚饭?”

“......好......”

“好的,多谢你请客。”

Excuse me?!

(may I take your order......嗷对不起我可能魔障了)

frisk再一次被sans的空间魔法所震撼。

我面前刚刚不是一堵墙嘛?

这都咋回事儿啊?

sans带着frisk走到一张餐桌前,然后坐下......

(你就当他们坐下了嘛,咱总不能站着吃饭对吧,等下好像也没有上菜......)

“那么,你的旅途也即将到达终点了,对吧......”

“......你现在已经有了饮料和美食,想一想,你接下来要做的事真的值得吗?”

sans直接忽略frisk的走神,继续说下去。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我是雪地的哨兵,你知道的。在雪地的深处有一扇门......”

“我经常去那里练习冷笑话。有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在那里练习敲门,突然传来了女人的声音‘是谁?’,我回答‘帅哥’......”

frisk听到这里突然想到了托尔丽......她还好吗......

“我们聊了很久,你知道的,那个女人太棒了!她是唯一一个喜欢我的笑话的怪物。”

“但是......有一天,我发现她笑的不如往常开心,我问她发生了什么......‘如果以后从这扇门走出了人类,请你保护他,好吗?’,我一向讨厌承诺,但是我无法拒绝一个真心喜欢我破笑话的家伙......”

“你能明白吗?我对她做了那个承诺。”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承诺的话......”

frisk突然紧张起来。

“ 你 会 横 尸 此 地 ”

sans的瞳孔突然消失,漆黑的眼眶和恐怖的话语令frisk胆战心惊。

但是......

最强烈的竟然是悲伤和失望。

“所以你一直以来都只是想要杀了我,对吗?”

sans敏锐地察觉到frisk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哭腔。

“嘿!放松!小家伙!只是和你开个玩笑!”

“看看你,连一次都没有死过啊!”

frisk最后已经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情绪,但是也不想丢人,干脆直接用胳膊挡住脸,再也不说话了。

“heh......”

见到如此情景的sans直接起身离开,只留下了一句话。

“真的有人很关心你啊。”

可是我在乎的那个人不关心我。

他的眼里只有他的兄弟。

(感觉我是不是捅刀子了......)

过了很久,frisk才抬起头来,使劲地用袖子擦着自己的脸,深呼吸了几下,再一次充满决心地前进。

frisk出了腿......嗷不是是马婷婷度假村,在桥的那一端,看到了几个黑色的身影一闪而过。

你们谁啊?

接着我们的frisk大佬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其实是个大触。

吼吼吼。

然后成功的降服了马婷婷。

“迷倒他们!亲!”

接着就没电的马婷婷直接倒在地上。

在门外敲了半天的艾菲斯终于进来了。

“你先走吧......”

有点不对劲嗷。

但frisk还是听话的往前走。

最后,等到他们来到电梯前。

“我忍不下去了......之前没有告诉你,如果你想要离开的话,你还需要一个怪物的灵魂......意思就是......你必须杀死艾斯戈尔......”

“对不起......”

接着艾菲斯就离开了。

frisk第一次开始认真起来。

这一次到底应该怎么办?

frisk出了电梯时,他看到了一颗金色的星星在闪烁。

“是否存档?”

frisk按下了是。

接着走过了很长的一段路,他又看到了一颗金色的星星。

在一座和遗迹内托尔丽的家一模一样的房子前。

frisk再次存档。

等进去之后,frisk来到了一间小房间内。

他拿走了挂坠和刀子。

拿走了走廊和厨房的钥匙。

打开了铁链。

这一次。

他静静地听着怪物们所讲述的故事。

直到最后。

“你应该感到兴奋!”

“因为,你马上就要自由了!!!”

接着。

是神圣的长廊。

frisk听着审判的钟声响起。

无所畏惧地看着sans。

我 现 在 充 满 了决 心

(打住!这是NE线!)

当sans说完所有的话时,frisk依然没有开口再说些什么。

或者,已经放弃了?

frisk自嘲。

接着,sans离开。

(吼你们放心我是绝对不会捅刀子哒)

frisk继续前进。

那是一片金色的花。

frisk终于见到了他最后要面对的怪物。

(不存在的FaFa和真实验室的宝宝们还等着你呐)

最后的抉择。

“人类,请你结束这一切吧,这场战争实在是太漫长了,我只是想再见我妻子和孩子一面......”

“mercy”

“我做了这么多,你依然打算原谅我?人类啊,我向你保证,我和我的妻子会待你像我的孩子一般,我们可以一起吃着派......”

“唰!!!”

一切已经晚了。

“你还是不长记性!”

失踪了很久的小花突然出现。

它杀了艾斯戈尔。

“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杀人就是被杀!”

目测离完结不远了。

我在考虑要不要开车😄。

等下对不起我刚才捉到了一只虫😂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