氦氖氩氪氙氡?

点开↓
这里老谁(???),一只急需动(评)力(论)的咸鱼!
文画混更喔

SF 奶油糖的故事(6)

即将加入搞事大队的安黛因出现!

sans×frisk♂

看好了↙

ooc

chara是frisk的亲老哥,失踪到我快要忘记有他这么个人了。

sans腹黑霸道攻。(老掉渣的梗)

既然是sf,sans当然要每章都出场。

里面有乙烯太太家的magictale同人看到的梗。

为了加快剧情我决定今天就让他们俩在一起怎么样怎么样!(不存在的)

frisk已经开始正视自己的感情。

今天的文笔被我妈给卖废品换成切糕然后我次了。

那么开始搞事。

frisk在烤尔比的吧台上思考了很久的人生。

和怎么怼死sans。

薯条凉了。

frisk没心情再待下去,干脆直接就大步离开烤尔比。

神TM喜欢个骷髅。

是个人我也要弄死他。

frisk边走边愤愤的想。

径直走过sans面前,没有理他。

我再信你的邪我就跟你结婚!!!!

frisk决定堵上自己调情大师的名号。

哼哼。

正当他准备穿过身边的深蓝色草丛时,身体却不由自主地停下。

墙的上边好像有人在说话。

“安黛因......”

papyrus的声音。

“我失败了......什么......等等......好吧......我会协助你的......”

接着是papyrus离开的脚步声。

当frisk继续前进的时候,突然传来了盔甲摩擦的声音,frisk不得不再次停下。

透过草丛的缝隙,frisk可以看到一个穿着盔甲的怪物,她的头发是红色的,在身后飘扬。

这是papyrus口中的......安黛因?

当安黛因消失的时候,frisk送了一口气。

即使看不到安黛因的眼睛也能感受她几乎要剐死人的犀利目光。

frisk走出草丛时,身后突然钻出一只黄色的小怪物。

等下......让我缓缓......你一直在我旁边是吗......

“......一起去围观安黛因教训那些坏人吧!”

frisk表示我不去。

当frisk把第四个桥之种子摆好时,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看起来娇弱的桥之种子在摆好的一瞬绽开。

而且踩上去相当结实。

frisk的玩心开始大发。

“hhhhhhhhh还可以放在这里啊......诶这特么是啥......”

前一秒还开心的像个调情大师的frisk后一秒就笑不出来了。

这个狭小的房间里,摆着一张长椅,旁边是一朵蓝色的回音花。

sans就坐在长椅上。

emmmmm......

“well......kid......”

sans的声音听起来相当低沉。

呃呃呃......

“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我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怎么哪都有你啊?!

frisk觉得sans的这副模样很吓调情大师。

“............”

吓得调情大师frisk不敢说话。

“过来......”

就像之前握手一样,frisk巨听话的走了过去......

sans很想知道这个小家伙是怎么看他的。

了解他就更方便占有他。

sans第一次看到frisk的时候,就感觉这个小家伙与众不同。

接着,小家伙和每个雪地和雪镇的怪物都相处的十分融洽。

很有趣不是吗,他和曾经掉下来的人类都不一样。

但是......

每次小家伙看到他都会马上变得......冷漠?

对所有人都可以绽放的笑脸到他这里就吝啬起来。

啊啊真让骨不爽。

frisk感觉自己正在一步一步迈向死刑场一般。

呃呃呃......要死啊要死啊......

当frisk慢腾腾的走到sans面前时,出乎意料的,sans直接一把搂过frisk的腰,把他拽到自己的腿上。

“呜哇!!!”

frisk重心不稳,直接跌在sans身上。

当frisk回过神来,一抬头就看到sans的脸,能感觉到他的胸腔起伏。

“......”

很尴尬不是吗。

接着,更让frisk害怕的是,sans一点一点的凑近他的脸,顺便还掐住他的下巴。

冷静frisk!!!拿出你调情大师的气势来!!!

......

“想什么呢小屁孩!”

sans直接一巴掌拍在frisk的左眼上,接着把frisk放在长椅上,起身就走。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只留下frisk原地一脸懵逼。

发生了什么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当sans大步离开房间是,frisk才起身从长椅上坐起来。

你们骷髅开玩笑尺度都这么大吗?!

frisk感觉自己现在是半梦半醒,不仅脸红的不行,走路走得都不稳。

以至于忽略了长椅下的蛋派。

当frisk踏上桥之花时,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等下我脸上这是什么?!!!

平静的水面上倒映出frisk的面孔,在sans刚才拍的左眼上,有一块蓝色的印子。

所以还是只是被摆了一道吗......

frisk最先涌起的竟然是失望。

所以我之前有在期待什么吗?!!!

不存在的......

总之绝对不可能!!!

frisk烦躁的抹去sans留下的蓝色印子。

接着直接摆好剩下的桥之种子,走到了对面。

frisk没有理会挡在路上的沃刷,郁郁不欢的样子惹得沃刷都不由自主得想要关心一下他。

但frisk直接绕过它,并且破开了墙,大步向前走。

当走下了把他送到河对面的小木板时,frisk就感觉有点不对劲。

气氛一时很诡异。

“啪!!!”

一根蓝色的长矛唰得飞到了frisk跟前。

“?!!!”

这章尺度是不是有点大啊......?
你们开心就好。

感谢一直支持我的小天使们!!!笔芯!!!爱你们!!!小谁会加油哒!!!♡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