氦氖氩氪氙氡?

点开↓
这里老谁(???),一只急需动(评)力(论)的咸鱼!
文画混更喔

SF 奶油糖的故事(5)

欢迎papyrus加入搞事大队。

sans×frisk♂

看好了↙

ooc

sans很关心papyrus,但不是弟控。

chara是frisk的老哥,人口失踪。

sans是比较腹黑的,总之就是属于占有欲比较强......而且已经喜欢上了frisk。(这尼玛是什么梗啊......)

已经没有文笔这种操作了。

很好开始搞事吧。

frisk表示自己现在很饿。

饿到想吃土的那种。

这是个问题。

雪镇全是雪没土啊......呸!主要是他真心不想再吃好棒冰和情侣冰棒了。

又冷又虐狗。

emmmmm我开心就好。

当frisk边吃着最后一根单身狗冰棒边往回走的时候,他看见papyrus站在一座小阁楼的门口,两只眼睛都亮晶晶的,好像在期待些什么......

对哦我好像和他调情了吧......

我现在反后悔还来得及吗。

说过了我们不买后悔药我们只挖坑不填坑。(你快够)

frisk刚走到papyrus面前,papyrus就一把扯住他。

“嘿!你回来和我约会了!走吧,我会带你去一个我乐意在其中消磨时光的地方!”(对不起papy说的啥我真心忘了。)

WTF......?!

你放手啊啊啊啊啊啊我不去!!!

但frisk也只敢内心咆哮。

怂。

但是papyrus力气大的吓人,直接就是拖着frisk走......

你告诉我你为什么绕了一圈又回来了?

“我家!”

papyrus接着直接就自己进去了。

留下frisk在原地一脸懵逼。

发生了什么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

好吧看papyrus好像也不是坏骨。

frisk进去的时候,看见papyrus站在客厅的另一端,一副招待客人的样子。

当papyrus气喘吁吁的揉着腿时,frisk终于感觉自己是有点过分了。

噢对,我们是要约会是吧,算了算了,就当是跟他玩玩游戏好了。

调情大师frisk表示自己毫无压力。

如果排除当sans吹长号时投来的深邃目光。

果然是弟控。

感觉要小心点。

emmmmm......

当papyrus把电话号码给frisk的时候,frisk算是松了一口气。

说真的,papyrus感觉必须要用天真来形容,别人说什么信什么,感觉一不小心就会被拐走卖掉的那种......

怪不得某骷髅是个弟控。

虽说感觉骨还挺好的......

呸!

想什么呢我。

作为调情大师,frisk对自己的感情一直都控制的很好,但是......

关于那个弟控骷髅就不一样了......

其实他好像也只是开了几个小玩笑而已,但是自己却莫名其妙的发火......

噢不!

我不会是......

天我想什么呢我!

即使是看不到自己的脸,frisk也能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需要冷静一下。

frisk逃似得跑出了papyrus和sans的家,立马感觉雪镇冰冷的气息包裹住了自己的身体,混乱的脑袋也渐渐冷静下来。

他们家这么热吗?

frisk给自己的脸红找了个自己都不信的借口。

我才和他认识几天啊......

我是那么草率的人吗?

停!!打住!!

当frisk还在做内心斗争时,却不知道sans在离他不远处,静静地看着他。

heh,在想什么呢,至于这么激动吗。

脸这么红啊,难道是喜欢上了papyrus?

就算是这样,你早晚也是我的。

sans漆黑的眼窝里闪过了一丝蓝光。

(天这个梗有点羞耻啊......)

旁边的MK表示瑟瑟发抖。

妈妈sans他好吓MK啊。

脚下的雪变成了坚硬的岩石,空气也变得潮湿而不冰冷。

这是......

frisk边走边看着周边的环境明显变化。

潮湿阴暗。

frisk对瀑布的第一印象是这样的。

接着很尴尬的就是,当他来到下一个房间的时候,直接就看见那个令自己脸红的罪魁祸首。

“sans。”

frisk不知怎的轻轻念叨了一句。

sans脸上的笑容更加愉悦。

frisk最后还是准备和sans打个招呼。

“well,kid,你终于肯和我说说话了。我承认我之前开玩笑开的有些过火了,”sans笑着说“那么,作为赔礼,我带你去烤尔比,怎么样?”

“......好......”

“那么,跟我来,我知道一条捷径。”

frisk的世界观在地下持续刷新。

“等等......你是怎么做到的......我们刚才不还在......”

sans没有回答,只是笑着拉住frisk的手“well,没什么好惊讶的,跟我来吧。”

酒吧里坐着很多曾经拦住过frisk的怪物,什么小汪犬啊大汪犬啊狗男女啊(够了!!!)

当frisk坐在椅子上时......

“噗~~~~~~~~~”

熟悉的声音。

“heh,小心点,总有些怪咖把屁垫放在椅子上。”

等等椅子上什么也没有啊?!

发生了什么?!

地下世界真可怕。

“那么,你吃点什么?薯条还是汉堡?”

sans直接忽略旁边一只怪物的搭腔,敲了敲桌子。

“呃......薯条吧......”

“那么,烤尔比,给我们来两份薯条。”

红色的火焰怪物起身离开。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那么,对于我的兄弟......你怎么看?”

“......他......蛮酷的......”

“well,他当然酷。”

(不说太多没用的了)

......

“你听说过一种会说话的花吗?”

啥你是指小花吗?我不仅听说过我还见过!

“听说过......”

“原来你都知道了啊,回音花,一种生活在瀑布的花......”

frisk一脸懵逼。

以至于什么也没听进去。

(为什么没听进去原因你们都知道对不对......等等我都给你们粗长了你们还要打我丧尽天良啊啊啊啊啊啊!!!)

当frisk回过神来,sans已经站了起来,

“那么,我先回去了,真没想到被你拖了这么长的时间。”

你是不是就喜欢往别人身上扣锅啊。

你得得半天说我拖你时间了?!

“对了我身上没有带钱,你能帮我结一下账吗?只要500000G。”

“......”

“逗你玩的,烤尔比,记在我账上吧。”

“well......”

“我忘了我要说什么了,那么,再见。”

frisk很累。

决心也很累。

当frisk无力地趴在吧台上时,sans已经回到哨岗上了。

真可爱。

你越是这个样子,我就越想欺负你啊,frisk。

今天就写到这我肝要爆了。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