氦氖氩氪氙氡?

点开↓
这里老谁(???),一只急需动(评)力(论)的咸鱼!
文画混更喔

SF 奶油糖的故事(4)

现在是frisk和sans一起搞事了。

sans×frisk♂

看好了↙

ooc

设定是chara是frisk的老哥,依然在失踪。

之前唯一一个符合题目的梗没被写出来,第三章frisk看箱子的时候吃的糖是奶油糖喔,从羊妈家拿的(总之就是你当frisk吃的是奶油糖就好)。

bug有赞助者名单那么多。

当frisk到达下一个房间的时候,就又看见了sans。

“well,kid,我忘了告诉你,想要穿我的外套是要钱的,不贵只要500000G。”

Are you kidding me?!!

所以你这是在勒索吗?!

亏我刚才还夸你帅!

“我......”

“hhhhhhhhh放松,我骗你的。”

......抄家伙怼他。

已经快要炸了的frisk强行镇定干脆不再理会sans,直接脱下外套。

这件外套我不仅要扔了还要扔你脸上。

sans看着frisk越走越远,把外套穿了回去。

今天开的玩笑好像有点过了啊。

惹这个小家伙儿生气了。

脱下外套之后,frisk就后悔了。

可惜我们并不买后悔药,有也不买。

更气人的是frisk刚走了几步,就又看见了某骷髅笑嘻嘻的看着他,身上穿着那件蓝色的外套。

啊啊真鸡儿尴尬。

frisk干错理都没理他直接往前走,一个白色的雪人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获得了雪人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冷啊我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

但是难当雪人友好又“热”切的目光,frisk选择保持决心。

说实话papyrus的迷题都很简单,而且不管从那个角度看papyrus都是友军,可以说是有点傻得可爱。

当然不包括某弟控。

不管哪一次遇见papyrus,sans都在他的身边,一直是保持着在frisk眼里看来有点欠揍的表情,仿佛在嘲笑frisk怕冻的狼狈样子。

很好。

frisk对sans的好感度继续负增长。

当frisk看着papyrus关掉机关的时候,内心某个地方被触动了。

这么小天使吗。

并不包括某弟控。

所以frisk就不知道蓝色攻击是什么了。

frisk也不知道他到时候一定会后悔。

雪镇看起来很是热闹,小镇上的居民也很是友好......

但是依然很冷。

当frisk穿过小镇的时候,走着走着突然身边就渐渐飘起了浓雾。

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

听着papyrus说完之后,frisk就看见一大坨蓝色骨头朝自己涌了过来。

根据frisk回忆,他表示自己当时是不知所措的,所以愣在原地,然后就知道原来蓝色攻击不动就不会受到伤害。

而且调情大师frisk表示自己男女通吃。

当看着papyrus抖着从他身边走过时,frisk一下子就瘫坐在雪地上。

啊我好像没力气了。

好饿。

下次再也不调情了。

为了补偿昨天没更,就来个小番外吧。差不多就是sans已经和frisk在一起了。私心来个设定,frisk在地上的时候时名圆号号手(因为我也吹圆号而且是首席加声部长嘿嘿嘿)。

作为一名圆号号手,对号的保养frisk时自然不会怠慢,每天啊洗号嘴擦号身倒水什么的都不会忘记,简直就是伺候主子一般的细心。

这时候某骷髅就会有意见了。

“well,kid,你就这么珍惜自己的号吗?”

“都说过了多少遍我已经不是什么kid,我已经是大人了。而且乐器就是要多保养嘛。”

“关注我的时间就少了啊。”

“......”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在吃我的圆号的醋嘛?

而且还说的这么直球?

frisk感觉自己就是养了个祖宗。

无奈的放下自己的号,frisk直接就扑在了沙发另一端的sans身上。

“你说你幼不幼稚......”

“你不就喜欢这一套吗?”

剩下的自行脑补。

我去自杀了。


评论

热度(40)